周大新:写作是没有终点的马拉松比赛
来源: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| 时间:2019年10月25日

  受访人:周大新(作家) 采访人:夜雨(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记者)

  问:茅奖作品《湖光山色》2006年出版至今已经10余年,一直在持续出版,您自己怎么评价这部作品?

  周大新:《湖光山色》为乡村社会提供了新的认识的角度,让大家感受到乡村社会在新世纪的变革和变化,这在农民心头引起的震动非常大。

  作家写作往往是对生活中的不满意之处发言,我对乡村生活的变革,在书中提出了自己的想法。我呼吁乡村基层组织要清正廉洁,呼吁做好监督工作,呼唤人与人之间的爱意,主人公暖暖的名字也寄托着我的理想,希望人们能更多地给对方关爱。每个人爱家庭、爱故乡、爱国家,社会就会宜居。湖光山色是一种自然景观,景观的美需要人间的美来维护。至今读者依然喜欢它,我很高兴。

  问:《湖光山色》一书的最新版有修订吗?

  周大新:我的书不修改。书一旦出版,就是独立的生命体,表明的是那一个时期的创作状态和水平。今天修改,就代表今天的心情和今天的状态,修改反而破坏了作品的完整性。

  问:很多人认为茅盾文学奖是作家终身成就奖,您怎么看?

  周大新:奖项对作家当然很重要,这是一个很大的鼓励、一种认可。但对作家来说,写新作品、开始新的创造最重要。

  问:您一直在持续写作,哪怕在获奖之后,如何保持创作的热情?

  周大新:我喜欢写作。我这一生想干的就是这一件事。我把创作比作一个没有终点的马拉松比赛,一个作家最高兴的时候是拿到新书那十来天,但很快就要进入新作的构思和写作中,一直写到死才作罢。创作其实非常艰辛,我如果不喜欢,就不会写下去。而且我对自己的要求是,每一部都不重复自己。我写的时候,不会考虑书会不会火,认真写就好了,就把自己想说的、想写的都写出来。我还有3年70岁,我的写作时间已经很少了,要努力再写一部长篇小说。

  问:您最近有什么样的创作计划?

  周大新:我写的比较慢,每天写3~4个小时。写长篇小说太累,必须让自己休息。作家要爱惜自己的身体,要科学安排时间,要锻炼,比如散步。写的累了,我也看电影,《魅影缝匠》是我近年看到的不错的片子。

  问:您平时除了写作,还读其他人的作品吗?

  周大新:我主要读外国文学。会在书店买,也会在网上买。但我经常发现按照广告购买经常名不副实,所以选书要慢慢选。读书是享受,对于好作品会读第二遍,看作家怎么写。

  问:现在是一个多媒体时代,作为作家,您认为如何吸引读者到文字阅读上来?

  周大新:从读书中获得的东西,跟看影视不一样。文学作品被改编成影视,往往只从书里把一些故事和人物形象取走。作家在文学作品里的思考,对生命的、人性的、人生的、社会制度的、人与自然界关系的思考等等都被剥离掉了。一个作家必须是思想家,其思想是通过文学作品来传达的,读者从文本中所获得的,远比影视要多的多。而且文学是一种语言的艺术,小说家的语言,本身就有一种美感。这种美感在影视作品中,基本已经消失了。

  问:每一部作品都是作家精心酝酿的,您的这些作品当中,最喜欢哪部?

  周大新:去年发表的小说《天黑的很慢》。我为什么写一个73岁的退休法官和护工的故事,是因为我正面临衰老。中国社会的老龄化问题严峻,而且作家也不能缺席对社会问题的发言。

  年轻人想的是怎么买房子、怎么养孩子、怎么挣钱,我想的是,什么时候牙掉了,什么时候耳朵听不见了,什么时候心脏出问题,什么时候会得癌症,这种对老年的恐惧一直压迫我,并写下这部书。写完以后,我的恐惧减少了、稀释了。大家有空可以读读。